书签 分享 收藏 举报 版权申诉 / 13

类型考试要点05散文阅读-2021-2022学年高一语文期中期末必考题精准练(统编版必修上册)(原卷版).docx

  • 上传人:a****
  • 文档编号:92885
  • 上传时间:2021-12-03
  • 格式:DOCX
  • 页数:13
  • 大小:33.89KB
  • 配套讲稿:

    如PPT文件的首页显示word图标,表示该PPT已包含配套word讲稿。双击word图标可打开word文档。

    特殊限制:

    部分文档作品中含有的国旗、国徽等图片,仅作为作品整体效果示例展示,禁止商用。设计者仅对作品中独创性部分享有著作权。

    关 键  词:
    对点变式题 考试要点05 散文阅读-2021-2022学年高一语文期中期末必考题精准练统编版必修上册原卷版 必考 05 散文 阅读 点变式题 2021 2022 学年 语文 期中 期末
    资源描述:

    《考试要点05散文阅读-2021-2022学年高一语文期中期末必考题精准练(统编版必修上册)(原卷版).docx》由会员分享,可在线阅读,更多相关《考试要点05散文阅读-2021-2022学年高一语文期中期末必考题精准练(统编版必修上册)(原卷版).docx(13页珍藏版)》请在师客文库上搜索。

    1、必考点05 散文阅读一、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1-4题。谁持彩练当空舞熊召政老远我就看到那棵大樟树了。那是怎样的一棵樟树啊,它的主干比碾盘还要粗壮。枝丫盘曲着伸向天空,每一根都分明留下铁打铜铸的英雄气。树上所有的叶子都葱绿、晶亮,它们密密簇簇,横拓出去,遮盖了村落前大半个稻场;填满叶与叶之间缝隙的, 不仅有被春雨洗亮的阳光,更有比田间的蛰声更为轻盈的鸟鸣。这棵大树后面,是一栋江南常见的白墙青瓦的古民居,一种四水归堂的泥砖建筑。从墙上的铜牌可知,这是当年毛泽东担任中央苏维埃政府主席时的旧居。 我们说战争是残酷的,但战场上的风景往往如诗如画。就像这栋位于瑞金叶坪的伟人住过的古民居,无论是它瓦檐上苍郁

    2、的针菲,还是泥墙上被风雨剥蚀的苔痕;无论是它天井里潮润的细沙,还是瓦脊上等待炊烟的雨燕,给予我的都是恬淡的乡村牧歌之感。住在这样的房子里,面对数十倍于红军的敌人的“围剿”,毛泽东指挥若定,他以浓得化不开的战场硝烟为墨,写下这样的诗句:“赤橙黄绿青蓝紫,谁持彩练当空舞?”从这激战之后的诗句来看,伟人自有伟人的胸襟,伟人自有伟人的浪漫。在诗人眼中,历史总是充满诗意。走出这所房子,我站在大樟树下。突然,不知什么地方的广播放起了十送红军。尽管当地人说,这首歌唱得失去了赣南的韵味,已经不是乡音了,但我仍在这略带忧伤的旋律中,领略到七十年前那些浸在血水与泪水中的记忆。毛泽东在这棵大樟树下骑上战马,迈向重重

    3、关山;八万多红军在这片土地上启程,在乡亲们期盼与炙热的眼光中,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壮烈的长征。我的家乡是另一片苏区,红军战士头上的八角葵帽,成为我童年记忆中不可亵渎的神圣图腾。神圣可以沉眠,但不会消失。此刻我站在这棵大樟树下,听完十送红军后,忍不住四下张望:与漠漠水田上的白鹭一起飞扬的战旗呢?在青石板上嘚嘚驰过的马蹄呢?它们都去了哪里?我常说,如果我早生半个世纪,我可能不会成为一名作家。几乎不用置疑,多血质的我,肯定是一名红军战士。我羡慕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这样的伟人,在中国的大地上,写下民族的史诗。一支笔比之一杆刺破黑暗的长枪,一本书比之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战争,毕竟分量太轻,太轻。十送红军,

    4、送的是我们的亲人,我们的骨肉。多少个苏区的母亲啊,在漫漫长夜里,她们纺车上的手柄,一次又一次摇圆了中天明月,但总不能摇圆她们无尽的思念。那永远不能收回的,村口送别的目光啊,又怎能穿透二万五千里的重重阴霾?雪山草地,沼泽荒漠,一寸一寸,不仅沾满了战士的血,也沾满了亲人的泪。纵览历史,我们可以说,所有通往天堂的路,都充满了艰辛与苦难。一个人扭转乾坤的能力,取决于他化腐朽为神奇、化苦难为诗情的禀赋。历史拒绝呻吟,但历史不拒绝浪漫。毛泽东在硝烟弥漫的成场上吟唱“谁持彩练当空舞”,这是何等的想象力啊! 正是他和他的战友们,用自己的如虹豪气,为我们的民族炼出了一条魅力四射的彩练。彩练初出,赣水那边红一角;

    5、彩练当空,神州大地舞翩疏!炮火不能烧毁它,风雨 、不能摧残它。当这条彩练飞过于都河,飞过金沙江,飞过娄山关,飞过乌蒙山,飞过南国的雾,飞过北国的雪,我们惊异地发现,原来这一条彩练,竟是一条长达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。谁持彩练当空舞?是我们的红军,我们餐风饮露、百折不挠的中华儿女。物换星移,历史的烽烟早化作大地上的虹霓,我们也只能从竟夜的春风、从山间的鸟啼来谛听烈士们的呼吸。但是七十年前的那棵老樟树,还是那么苍翠欲滴,这是因为它的根须,始终抓住了泥土;七十年前的那条彩练,还在我们的仰望中飘舞,这是因为民族的精气还在。对于我们来说,长征不仅仅是一段逝去的故事,也不仅仅是一种奋进的象征,还是一只正在吹响

    6、的号角,一首还没有完成的史诗。 (摘自熊召政散文集历史的驴友)1.下列对文章思想内容的分析与概括,不正确的一项是( )A.文章描述古民居的屋檐针菲、泥墙苔痕、瓦脊雨燕等,突出其古朴淡雅,旨在表达作者的喜爱之情。B.文中用“最壮烈”修饰“长征”,既写出了亲人之思、战争之烈,又表现出长征路途之长、人员之众。C.文章写赣南、作者家乡等地的苏区,表明中国革命能够取得胜利,离不开众多苏区百姓的大力支持。D.文章没有详写战争生活的残酷激烈,而是着重表现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,礼赞红军的乐观主义精神。2.下列对文章艺术特点的理解与鉴赏,不正确的一项是( )A.文章开篇描写大樟树的主干、枝丫、叶子,突出大樟树的盎

    7、然生机,为全文营造了昂扬明朗的氛围。B.文章虚实结合,借大樟树与十送红军,将现实与回忆融为一体,在现实描写与历史回忆间自如转换。C.散文贵在有“我”,文章提到“我”的向往时,用笔与长枪、书与战争作比,表现出尚武轻文的倾向。"D.文章运用象征手法,樟树根须始终抓住泥土而苍翠依旧,象征着军民之情长在,长征精神永葆生机。3.请简析诗句“谁持彩练当空舞”在全文中的作用。 4.本文是“长征精神赞”征文获奖作品,请从语言与内容两个角度分析其恢弘磅礴的风格特点。 二、阅读下面作品,完成下面5-7小题。錾磨师傅耿立在这黄壤的平原深处生活的人,早晨或黄昏时候,谁没见过背着錾子褡裢的石匠,从村外如草绳的

    8、路上走来,苍老,深邃。有一天清晨,驴子在磨道一踏,一踏,一踏,四只蹄子仿佛要走碎那寂寞。有褡裢叮当伴着的异地方言在轻轻地说:该洗磨了,让驴子也歇歇蹄脚。父亲一边用高粱杪子扫帚扫磨盘上的碎颗粒,一边应承:吁!驴儿就住了踢踏,一副谦和的模样,眼睛被布蒙着。这是一个平原里的人都熟悉的石匠,一年总有几回从村庄走过。他走过来,把褡裢从肩头一甩,锤子錾子互相碰响。父亲与石匠就在驴子前的空地上,各自提下裤裆,蹲下,互相递上纸烟,霞光的斑斓里有了剪影般的影子,映在磨道边的屋墙上。辣辣的烟雾弥漫着,很浓。天到半下午,錾子和锤子单调的闷音叮叮当当响。磨盘上,錾子沿着原先的槽子,一点一点地拱。石匠师傅全然不在意我的

    9、存在,哼起歌子来:“怀揣着雪刃刀,怀揣着雪刃刀,行一步,啊呀哭,哭号啕,急走羊肠去路遥,天,天哪!且喜得明星下照,一霎时云迷雾罩。”这曲调很熟悉,像平原的大锔缸,深沉而慷慨,虽然是在师傅的嗓子眼里,但呼出的气却有一种破笼而出的挣扎,在叮当的錾子里穿行。“疏喇喇风吹叶落,听山林声声虎啸,绕溪涧哀哀猿叫”在师傅的眼窝里,我看出了水珠,汪汪的,本是干涸的松皱的眼袋忽的明亮。我问唱的什么?他放下锤子。“夜奔。”“夜奔是什么?”“就是夜里走路到梁山。逼得夜里走路。”去梁山为何“夜奔”,我还是不明白。师傅说,大了,有了识见,就会明白。“俺呵!走得俺魂飞胆销,似龙驹奔逃。呀!百忙里走不出山前古道。”在师傅静

    10、静歇息的时候,我就拿出一枚光光的“老鸹枕头”,像珍宝似地给石匠师傅看。在平原的深处,孩子们没有多的识见,谁要是有一块奇异的石头,就会放在书包里,拿到学屋,就如拿出了山的一角。师傅看我对石头这样神往,他答应再到我们村子的时候,给我捎来一块“化石猴”。我问师傅见过山吗?他笑了,说他就从很远的深山里,在农闲的时候到平原来,凭着手艺叮叮当当地挣钱。在我的眼睛里,师傅是见过世面的人。师傅说,家乡大山里有一种不用驴拉的水磨,有水闸,有木轮子。早晨,把闸门一提,那蓄积一夜力量的水,就前赴后继地拥着爬上那木轮。师傅说木轮好大。我在师傅的出神里,能感受到那水磨,在四面都是褶皱的山坳里,像流淌的山歌一样。平原外的

    11、一切是什么模样?师傅问我想跟他走吗。“想!”“为什么呢?”“天天吃煎饼。”师傅放下錾,把锤子放到磨盘上,“孩子,你还小。”他摸着我的头顶说。“大山不好吗?”这一问,好像捅到了师傅的苦处。他摇摇头,“你还小,哪里都有作难的时候啊,大了,等你见到山,经历了,就明白了。”我感到师傅的话极深奥,就想他许是不愿意带我去看山看水磨。我有点想哭,就缠着他,让他等着我,等我长大了,到山里去找他,师傅乐了。“也许等你长大,我就要入土了。”听了这话,我心里更紧了。他要是入土了,山里我可不认识一个人了。我急急地说:“死不急嘛,你等我,我大了,见到山,你再死。”师傅又乐了,他答应我,等我看到山,他再死。“你家住哪里呢

    12、?”这个问题好像是对我对他都同样的重要。“褡裢錾子就是我的家,哪里有磨哪里就是家!”这下可麻烦了,天底下哪里没有磨啊?“那等我长大了,还是找不到你啊!”“等你长大,我来接你!”父亲看我如此的样子,就说拜石匠做师傅,将来能拿动锤子錾子,可以背着褡裢的年纪,就跟着师傅到平原外走动。于是,我恭恭敬敬地叩了头。父亲打了酒,杀了一只鸡,配上从地里摘下的还有黄花的黄瓜。第二天师傅走了,我和父亲送他到村外的土路。一个光光的脑壳,一个褡裢,一把錾子叮当着远了。看见师傅走得更远了些,我喊了。细细一声“哎”,平原的回音很长,师傅回头一下,也“哎”了一声。后来那褡裢一闪一闪地摇起来,那光的脑壳就越来越显得小。步儿也

    13、像慢了许多,叫人感到那路就是人一世也走不完。天大极了,人小极了。平原好大啊。这以后的日子,师傅在霜降的时候,都会来我们的村子。一次他真给我带来一个“化石猴”。这是一种薄薄凉凉、其貌不扬的灰白色石头,光滑椭圆的身上浅浅刻出几条线,就成了猴模猴样的脑袋瓜和狗儿一样上扬的尾巴。我把它和“老鸹枕头”放在一起。它和师傅一样,平添了我对外面世界的神往。每次师傅来的时候,总不会空手,带一些平原不常见的物件,煎饼、山核桃、榛子他从褡裢里掏出那些东西的时候,总会说“我的小徒弟”。我发现师傅十分地珍爱师徒关系,师傅说,等我大一点,他就会给我打一把錾子和锤子,和他到平原外走一走。师傅每次到平原的小村来,皱纹总深刻了

    14、许多,眼睛又眯缝了许多,光光的脑壳上,一些稀疏的发,在褡裢的衬托下,黑的更黑,白的更白。也许,师傅给我的是平原外的牵挂。我把师傅当成了一种心里的依靠。谈起师傅,就谈起水磨,谈起很远的山。师傅到我们村子来了,我会几天激动得睡不着觉,半夜起来,常想着磨盘该錾了,黄昏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,黄昏也像有了诗意,被錾子声淹没的黄昏不是普通的平原的黄昏。当师傅走了,我会站在村外,看到师傅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,直到一个小黑点,最后,连褡裢也变得和平原的天地成了一体。有一年,到了霜降,师傅没来,到了寒露,师傅还没来,村子里的几家磨都钝了,变得喑哑。我心疑师傅是否年纪大了,在不知哪个路口走着走着,就跌下不再起来。贴近

    15、年关的时候,我在村外看到了一个背褡裢的人,像是师傅,走近,却是另外的模样。他告诉我师傅死了,在一家的磨道里,拿着錾子,忽然一放锤子,一口气没上来,走了。我听了,伤心地哭了起来,平原外牵念我的人走了,我对平原外的牵念也减了许多。我常想,也许,收我做徒弟,他本身是不当真的,但他对一个平原孩子的爱却是十分珍重的。也许师傅有许多的苦楚,我想到他第一次不自制地在一个平原深处的孩子面前唱起夜奔。后来,我在空余时,喜欢起篆刻,工具也置备齐全。我有一个愿望,哪天就刻一方肖像印章,内容是林冲在雪夜,斜背着长枪,枪端处,挑着的是酒葫芦,也是天黑得紧,雪也下得紧(选自耿立同名散文,有删节。)5. 下列对文章的理解与赏析,不正确的一项是( )A. 錾磨师傅其实是一个石匠,早些年每年都会在农闲的时节几次来到这个村庄。B. “我”对錾磨师傅最初记忆是他与父亲一起在傍晚霞光中蹲着抽烟的画面。C. 錾磨师傅对水磨的描摹既勾起了“我”对外部世界的遐想也寄寓着他的乡思。D. “我”珍爱“化石猴”不仅因它是师傅送的,更因它会让我畅想外面世界。6. 请赏析文中划线的句子。细细一声“哎”,平原的回音很长,师傅回头一下,也“哎”了一声。后来那褡裢一闪一闪地摇起来,那光的脑壳就越来越显得小。步儿也像慢了许多,叫人感到那路就是人一世也走不完。7. 请结合全文,概括并分析錾磨师傅人物形象。

    展开阅读全文
    提示  师客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,请勿作他用。
    关于本文
    本文标题:考试要点05散文阅读-2021-2022学年高一语文期中期末必考题精准练(统编版必修上册)(原卷版).docx
    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shikewenku.com/doc/92885.html
    关于我们 - 网站声明 - 网站地图 - 资源地图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客服 - 联系我们

    copyright@ 2021 师客巴巴网站版权所有

    经营许可证编号:黔ICP备2021006494号-1



    收起
    展开